当前位置:主页 > O惠生活 >

无法认同“过度激进”‧李崇孟退出蓝眼


2020-07-13


无法认同“过度激进”‧李崇孟退出蓝眼(吉隆坡11日讯)从马华跳槽至人民公正党,如今又宣布退党的拿督李崇孟声称,他不是“政治青蛙”,他自3年半前加入人民公正党后,一直保持观望态度,结果发现自己无法认同该党“过度激进”的政治理念,他为人中庸温和,行为低调,要他举起手高喊“烈火莫熄”,他做不到。他指出,退出人民公正党后,他会淡出政坛,暂时不会加入任何政党;但他直言,或许在下届大选“重出江湖,披甲上阵”也说不定。“烈火莫熄”喊不出口“退党后,我会暂时休息,以后的路会怎样我不知道,也许下届大选,我会出来与曾国龙(马华党员)竞选呢。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李崇孟週二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他要退出人民公正党的决定,同时辞去他在党中兼任的武吉免登区部主席、州团社团联络局及宣传局主任的职位。“这3年多来,我一直在观察他们(人民公正党)的态度,我发现我们的政治理念不同,他们是激进的,我是中庸的,所以我保持低调。”询及是否因为不被人民公正党重用,心灰意冷而退党,李崇孟声称,他并非不受重用,在大选期间有许多领袖邀他站台和演讲,但他都拒绝。“叫我喊‘烈火莫熄’,我喊不出,手也举不起来。”李崇孟声称,他也无法苟同民联进行的“选后抗议”行为。他说,大马是个民主国家,若对选绩不满,应到国会及法庭行使民主程序,不应走上街头,办一系列的黑色集会,这些街头示威导致民不聊生、商家生意受损及外商也不敢投资,人心惶惶。他感叹,现在的政治局势与其“辉煌”的90年代政治生涯不同,现在的从政者都很激进,不像以前的温和,现在都以情绪为先,没有服务的政治人物也一样可以赢数万张选票。他强调,基于上述种种原因,他决定退出人民公正党,离开民联,淡出政坛。李崇孟原本是马华中委,也是武吉免登区会主席,曾任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及上议员一职。他较后在2010年宣布加入公正党,但该党内也有部份领袖不满甚至反对他加入,后来更被发现同时拥有马华及人民公正党双重党籍,而引起不少争议。继续为民服务李崇孟声称,离开马华后,他没有讲过马华及国阵一句坏话;现在离开人民公正党,他也不会说民联的坏话;不管国阵或民联,同样都是在为民服务,只是平台不同。他说,他在3年半前因某种因素而离开马华,然后加入人民公正党。他披露,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保持低调,并专注于自己的出口贸易生意,在国外的孩子也希望他可以淡出政坛。李崇孟指出,他会在近期内致函给人民公正党,提出退党及辞去所有党职的要求。虽已作出淡出政坛的决定,但他声称,自己依然关注慈善福利及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他将继续民生工作,但不牵涉政治活动。称大马常示威不安全李崇孟说,他是在3天前才决定要退党,而促使他作出此决定的作始俑者原来是他在香港的生意伙伴。他说,原定要在马逗留3天的香港生意伙伴,一抵马就说要离开,查问后才发现,生意伙伴在飞机上阅读报章时,全都是大马示威新闻,后者因此认为大马不安全,不愿在大马投资。他说,他经常与小市民及商人接触,发现大家对于选后一系列的示威行动表示害怕,有些商家甚至投诉生意额跌30至40%。“民联的选后抗议集会已经导致民不聊生了,上次在八打灵再也草场举办的示威,也让我在那里的餐厅营业额受到影响。餐厅经理很紧张地打电话告诉我,有数万人聚集在此,他们很担心安全,根本没办法做生意,最后只好休业。”李崇孟促请反对党取消所有的街头示威,将不满的情绪带到国会及法庭,通过民主程序“伸冤”。他说,选举成绩已是尘埃落定,要上诉有许多管道,不一定要示威。“一切都够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5年后再来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马华昔日同伴力邀回巢李崇孟宣布退出人民公正党,昔日一起在武吉免登活动的马华同仁也携乐龄居民出席表示支持,当中包括李氏在马华相识二十载的曾国龙。曾任联邦直辖区及城市和谐部副部长拿督沙拉瓦南事务官的曾国龙,目前没有官职,只是马华普通党员,但他在日前成立社会福利慈善协会,力邀李崇孟为协会顾问,希望两人在没有政治挂勾的情况下,继续为人民服务。他说,现在不论朝野政党的政治斗争都非常严重,所以他也宁愿把时间花在慈善及福利方面。吉隆坡助民生问题协会对于李崇孟宣布退出人民公正党的决定表示欢迎,协会代表倪美琴声称,他们随时欢迎李崇孟回归国阵怀抱,与组织一起解决民声问题。她说,李崇孟在马华时,已在武吉免登区服务二十多年,即便过后退出马华,加入公正党也仍然与他们保持联络,甚至给予指导。【专页:大选线上@选后追击】‧2013.06.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