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墅生活 >

他不是失智了吗,怎幺还会有这些冲动?


2020-06-17


他不是失智了吗,怎幺还会有这些冲动?

有些失智症照顾者会说:「他不记得我没关係,但是他老是认为我会害他,偷走他的东西,食物被我下毒,把我当成仇人或贼来看待,好令人伤心。」

如果问一个失智者的照护者,最辛苦的部分是什幺?是不眠不休,即使尽力照顾失智者,失智者却仍然退化吗?

但照顾者可能会回答:「其实,这些我可以忍耐,也都做好了心理準备……」

这一点,最让照护者心力交瘁

根据研究,最让照顾者感到负担沉重的,是失智症相关的精神行为症状。因为失智症不仅会带来记忆力退化,注意力不集中,语言表达能力下降,执行组织能力下降,还可能会带来所谓的精神行为症状。

什幺是精神行为症状呢?这是一个概括的集合名词,简单来说,就是泛指因脑部罹患失智症之后产生的一系列精神、情绪、睡眠、饮食、行为等异常或障碍。举例来说,可能有妄想、幻觉、忧郁、焦虑、失控、怪异举止、饮食障碍、睡眠障碍等。

有些照顾者会说:「他不记得我没关係,但是他老是认为我会害他,偷走他的东西,食物被我下毒,把我当成仇人或贼来看待,好令人伤心。」
失智者可能会出现妄想的症状,内容则不一致,但多半是东西被偷走了的妄想,或是坚信有人要陷害他,甚至是子女可能会遗弃他等,种种并未真实发生的事。

麻烦的是,不管家属或朋友怎幺劝说、安慰,甚至拿出监视录影画面、银行存摺等种种铁证,失智者依旧不相信,有时,失智者会认为连这些铁证也是假的,让家属有理说不清,愈讲愈生气。

其实,这是因为受到疾病的影响,有时不是口语安慰或解释就能缓解。

我建议,必要时寻求精神科医师的专业协助,或以合併药物与非药物治疗来加以控制。

而在照顾失智者时,我们必须了解,这些都是疾病相关的症状,不是失智者故意的。失智者不是故意找碴,也不是故意不信任你。

照顾者常说:「他搞不清楚日期、方位没关係,但是他同一句话,一天问上个几十、几百次,不管我怎幺费尽口舌回答都没用。我在上班,他猛打电话来,我不停地接电话,主管都给我白眼了。跟他讲,他也不听。或者是三更半夜不睡觉,一直要我去找已经过世的叔伯,我晚上照顾他,白天还得上班,我不知道这种生活能撑多久……」

虽然照顾者常常因为上述症状而面临精神轰炸,或是疲于奔命,这真的非常辛苦。但是我们在照顾失智者时,也要了解,失智者这些症状是受到疾病的影响。

他不记得了,所以问你。你回答了,但是他又忘记了,所以再问你。你又回答了,但是他想不起来,所以又问了你。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问一个失智者的照顾服务员,是什幺原因让他照顾不下去,宁可辞职到他处去?是因为照顾失智者比一般长者更累、更耗时?是因为薪资不成比例?

照顾服务员常说:「餵食翻身把屎把尿,我们都不以为苦,也能了解不管是失智者或是家属,正是需要照顾服务员来增加照护的专业性与强度。但遇到失智者动辄脱光衣物,暴露下体,或是口出秽语,露骨求爱,甚或是袭胸摸臀,就令照顾服务员很难忍受。」

照顾服务员虽然多半是中年族群就业,但多数是女性,遇到这些状况,不免深受打击,内心觉得屈辱,或是受到不小的惊吓。

也常有人问我,她/他不是失智了吗?怎幺还会有这些冲动?照顾者必须先了解的是,这类的症状在医学上归类于「去抑制」行为,也有人称为「不适切行为」。

这是表示原本人类拥有的基本慾望,如性慾、食慾等,受到疾病的影响,而出现了失控的现象。有些时候是慾望的强度异常上升,有些时候是慾望的对象不适当。

而失智者通常又伴随着现实判断功能的障碍,因此可能连表达的方式、地点,以及对象也都会出现异状。综合起来,便呈现了在公众场合衣衫不整,冲动地触摸他人身体,口头示爱求欢等行为。

就像许多心智障碍者一样,常被认为是「蓄意的」,因为大家总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认知功能退化,不应该还有能力做出这些行为。但却忽略了失智症病程漫长,重度失智者功能严重受损,的确较无法启动複杂的行为或语言,但轻、中度失智者仍保有部分能力,而从外观看来,确实难以分辨轻、中度或重度,于是就造成更多的误解。

有些时候,甚至还会产生法律上的问题,例如被告等。而家属一方面觉得丢脸、难堪,一方面又还得协助处理这些纠纷,更是愤愤难平。

我必须再一次说明,他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们需要试着藉由理解这些症状原来是失智症的一部分,来发展出真实的包容与同理心,才能不陷落在嫌恶感里,最终导致照顾者的心理负荷,甚或是演变成消极地减少与失智者的接触等,这些都会产生照护品质减低,照顾者与被照顾者生活品质下降的负向结果。

如果问一个有经验的失智照护者,哪一招才是最重要的照顾心法?是耐心、爱心,还是同理心?

其实最常用的一千零一招,是「转移注意力法」,姑且称之为「移心大法」。在本书的其他章节也有提到,虽然好像只是一招,但如果时机掌握得好,加上经验的累积,也能变化出千千百百的「子招式」。

举例来说,当失智者气呼呼地质问我,媳妇怎能偷走她的东西时。

一、我们必须试着不採取质问的态度。千万别说:「你有证据吗?」

二、也尽量别以评价的方式来安抚他,例如:「那个东西不值钱,怎幺可能有人会要。」

三、我们通常会让失智者述说一下,回馈给他目前的感受,例如对他说:「你听起来很生气……」或是:「你感觉很伤心……」

四、接着,在「不说谎」的前提下,可以适度地给予一些寻常的安慰,例如「生气对你身体不好。」或是:「你这样伤心,我们也觉得很难过。」等。

五、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转移话题」,不然招数很快就会用尽。可以聊聊那个东西对他为何如此重要,是否有其他物品可以替代。

六、甚至把握机会「岔开话题」,也就是二度转移话题。可以从身体健康比较重要,接着问:「天气变化,是否有觉得不适……」等。

七、那幺,是否还有第二招呢?可以试试「拖延战术」。

当失智者抱怨物品被偷,有人想害他等精神行为症状时,倘若转移不了,建议尝试拖延大法,例如推说「此事需谨慎应对,会等其他兄弟姊妹相聚时,研究如何处理……」

有些时候失智者的妄想对象是外籍看护,会出现辞退看护的要求,但可尝试推说:「现在申请不易,家中需要人手协助……」等。

当失智者重複要求煮食或吃东西时,可推说:「用餐时间尚未到……」、「菜色尚未买齐……」、「今日特别节日,要等待家中某某成员回来共享大餐……」等。

那幺如果第一招用了,第二招也用了,药物治疗尝试了,非药物治疗也用上了,甚至哭求、威吓、谎言、冷处理,什幺该用与不该用的招数都用了,都还是没效果呢?

八、俗话说山不转路转,他不转,我们就要先转,此时建议转念「等字诀」。

大家不免要数落我:「医生,你这样讲很逊,不是跟没说一样吗?」

其实不然,我在临床看诊时,也曾经与许许多多的家属进行过详细的讨论,评估精神行为症状对失智者本人及其家属照顾者的影响之后,倘若影响不大,也会做出:「那就再观察看看……」的结论。

有时是评估药物治疗的副作用显然超过失智者所能承担,也可能会做出顺其自然的决定,也就是等等看,看症状是否自然随病程改变而减弱或消失。

等等看,是否有较适合的医疗介入时机。

等等看,失智者身体健康情况改善后,是否还有调整治疗计画的可能。

我在撰写此章节时,说巧不巧遭逢了据说是某地近半世纪以来最大的风雪,导致飞机停驶,困坐在机场内,窗外是零度以下的冰封世界。

等了一整天,班机依然无法起飞,后来甚至露宿机场内,再续续等待第二天,最后终于守到雪停天晴,虽然疲倦狼狈,终究安然返抵家门。

失智症的精神行为症状就像是不知何时会袭来的风雪一般,再怎幺严峻,也会有歇停的时候。

随着失智症的病程进展,失智者的症状也会有些改变。过去让家属或照顾者困扰的症状,过些日子,可能就会趋缓,当然也可能再有其他的症状。

就如同面对大自然的冰雪风暴一般,当以人之力无法抵挡时,建议措施以安全为主要考量。

在保护失智者和他人的前提下,只要没有伤害性,就静待这些症状逐渐消融。

失智症的照顾心法并不存在一个绝对的标準,有时需要激发创意,有时需要彙整经验。

以上介绍的则是以「国际老年精神医学会」的建议準则为出发点所写的心得。当你发现照顾失智者会让你莫名其妙地火大,时常想要夺门而出,动不动就掉泪时,请记得放慢步调,调整呼吸,试着理解,他不是故意的。

我衷心建议,此时与专业医疗团队讨论是否有其他的处理方式,也鼓励参与由照顾者所组成的互助团体,或是安排「短期喘息照护」等。

学会心法,让失智照护能更适当与顺利。



上一篇:
下一篇: